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医复兴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06|回复: 0

三年一小结

[复制链接]

36

主题

81

帖子

72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29
发表于 2022-11-5 08:5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言:“第九版”出现漏洞,大尺度放松境外入境规定的后果就是:既让国内付出了高昂的抗疫成本,又鼓励了境外疫疾的便捷持续长期输入,既让中国社会承担着越来越高的静默代价,又没有真正斩断疫疾的源头,最终的结果就是封控区域越来越多…        2019年冬末一场疫疾突如其来地在九省通衢的武汉爆发,旋即被舆论推上热潮。当时疫疾严重程度未知时,有一名香港姓管的专家大肆鼓吹这个病毒不可怕鼓励大家放心春运扩大传播。然而后来疫疾被证明致死率较高的时候,这名专家又大肆鼓吹说武汉完蛋了,这个病毒控制不了,煽动医护人员逃离,并且他带头逃离了。三年后的2022年冬,这名专家成为了某大市疫疾管理单位主管,荣耀高升。以上,仅仅是大疫三年的一个注脚。
        遥记得2019年的冬天,我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聚餐,现在想起来应该是大疫三年的最后一聚了,有些人可能再也见不到了,如果当时知道这些,我想那晚的酒应该多喝一点。这些人都是曾经一起为这个国家的舆论奋不顾身地拼命过,不畏风险且不计回报的人。在那一晚之后,有人挂剑而去,有人发配南疆,有人辞官归故,有人沉默无言。有人开玩笑地说:“要做官杀人放火受诏安。”,大家只是笑笑。当座的高朋除了我是知名蠢材之外,又有哪个不是目光如炬、才高八斗的狠角色呢?对这些古来惯例陋习并非不知,只是大约还很年轻,总心有不甘。不甘于堕落到以世俗的规则谋生,总想着为天下苍生做点事。赤子之心,大抵如此。那时候已经隐隐约约开始有了一些武汉“即将全面封控”的传闻,又临近过年,于是大家趁着酒劲就斗胆推演了一番,我们只觉得一开始舆论不应该把这事炒得太吓人,以至于造成几十万人恐慌性挤兑医疗资源,这种舆论氛围的过度渲染其实助推扩大了疫疾的传播,在当时是非常不利于战胜病毒的。
       至于对可能实施的“全面封控”,坦白地说笔者作为一个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升斗小民,当时对于靠这种方式是否能彻底消灭传播迅速的RNA类病毒还是抱有疑虑的,说实话当时很多人都觉得我们应该是无法彻底消灭这个病毒的,对吧?毕竟这个东西传播太迅速了。然而后来的事实却证明,中国在大疫第一年确实战胜了这个病毒,甚至一度实现了全面清零,这种成就超越了几乎所有人的想象,也深深震惊了我以及所有人。我们展现出了一种人定胜天、制度自信、文化自信、超越西方的力量!可以说,当时就是我们军心民心士气最为高昂的时刻,在宣布武汉清零的那一刻,全网一片欢腾。
      但我心中,却始终有一丝隐忧。这并非是后来的马后炮,犹记得当晚酒酣耳热的最后一刻,我们探讨到了两个问题:第一,新冠属于RNA病毒这种病毒3个月变异一次,全球变异几何式增长,疫苗肯定是不会有长期作用的,否则人类早就消灭流感了。第二,就算我们国内彻底消灭了病毒,那么国外肯定消灭不了,这样一来除非我们永久断开和国外的一切来往,否则我们迟早还会面临反复感染的风险,届时我们又该怎么办呢?这个隐忧,后来变成了现实。虽然这不是我希望的,但这是事实,也是自然客观规律,实事求是,才是与时俱进。
      从情感和道德的层面,中国抗疫当然是努力且无辜的。有人举了个很恰当的例子,他说:“如果新冠是一场大考,那么当全世界都在泥潭里打滚的时候,中国是唯一一个身上干干净净的人,结果还遭到了全世界的嘲讽,认为中国这样是孤僻不合群的,还盛情邀请中国和他们一起打滚弄脏,这样大家就都一样了。” 然而,从情感和道德层面的确如此,但从客观角度来说天道无情,国际社会更是丛林,外人从来不会有人给你讲什么来龙去脉或在乎什么道理黑白,大多数时候世界只分胜负,哪怕手段并不怎么光彩。
     世界有阴阳,乾坤有日夜,我们不可能在无菌的真空环境去靠争论道德水平高低来换取生存或胜负的筹码。正如那谭塞德大疫第一年为我们感动流泪,大疫第二年在美国面前唯唯诺诺,而大疫第三年则反手向我国重拳出击。世间上的事大抵如此,不必太过感性。
     李清照说: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所以她最终只能留下凄凄惨惨戚戚的文字作为终章,毕竟当年的胜利者是刘邦,而历史是胜利者写好的。她思项羽纯属思个感性寂寞,姬项既非人杰也非英雄,只是败将。
     言归正传,从客观层面看我们当时的一丝隐忧并非杞人忧天。事实证明,对于RNA病毒,疫苗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事实证明,只要国外疫疾继续泛滥,国内就注定要持久战。我并不反对动态清零,我也不反对持续抗疫,我更不觉得我们应该躺平放任感染,但有些事还是在民间发生着深刻且影响持久的变化。这些变化,如果我们不如实记录并说出来,是对初心的背叛。大疫第一年,我们在众志成城地团结抗疫和庆祝胜利的凯旋声中度过。大疫第二年,我们虽然经历了好几次境外输入,但每一次都能及时精准发现传播链,斩断源头并快速清零,将病毒对人民群众的生活影响缩小到最低最小的范围,我们从一个胜利走向了另外一个胜利。我们甚至认为,只要这样持续下去,哪怕国外疫疾再严重我们都不会受到全面影响。然后是大疫第三年。在这里,我并没有指责谁的意思,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只想就事论事把我们当前面临的问题说清楚。
   大疫第三年,其实最先发生深刻变化的还不是东方魔都,而是北方和南境的一些边境小城。由于边民较多,疫疾防控难度较大,地方小城市财政吃紧和人手不足、资源有限等问题,疫疾总是反反复复控制不住,最西南和最东北边境的一些小城市,早已陷入无限封控的恐怖循环,人们不是在封控就是在通往封控的路上。连续几个月甚至大半年,孩子无法上学,老人无法就医,生活无法继续,这些原本人口四五十万的小城,在大疫第三年时有些只剩下二十几甚至十几万人,但凡还有点办法的人都会选择逃离甚至徒步翻山越岭地离开自己生活半生的城市,前往外地投靠亲友,这其中的心酸磨难,不足为外人道哉。这些逐渐陷入人去城空的地方,并不止下图这一座小城。这些地方承受的压力无声无息,甚至到了互联网上也几乎看不到太多的讨论,热搜也不会留给它们任何位置,只是痛苦和压力不会因为不上热搜就不存在,它同样真实地存在着,甚至还被堵住了情绪的发泄口持续发酵。
    然后就是开年之后魔都发生的那场疫疾,在此之前魔都的防控就相对宽松,有一些老外入境隔离也没有真正做到14+7,更重要的是对香江的防控松动试水,直接实现了进出港凭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免隔离只观察,也在这一刻,我们在三年前那个寒冬心中所产生的隐忧终于变成了现实。很快魔都就发生了几十万人感染(以下简称:“开年疫疾”),此后又陷入了断断续续近乎三个月的超长封控。诡异的是在封控长达60天的时候,依然还有全封控小区内出现感染个例,且最终也没有公布感染路径。虽然最终,还是基本扑灭了病毒。但
    我想说的是,第三年的“开年疫疾”的影响远远不止是这三个月的封控代价,还有全国的内需形势。内需消费市场实际需要的是信心提振,在大疫第一年和第二年,人们的信心不仅没有受到打击,反而还自信满满、斗志昂扬、心怀感激,所以内循环运转得还不错。但自从“开年疫疾”以后,情况就急转直下了。这种急转直下,是看得见的。消费者信心垮塌带来的连锁反应是,消费市场萎靡、内需下降、地产断链等等等等,一时间消费数据和失业率双双破防。从善如登,从恶如崩,信心的建立很难,但垮塌却很快。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心弄塌很简单,可若要将塌房后的信心重建却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和努力。“开年疫疾”的影响还不止是消费和内循层面,更多是在于人们对战胜病魔的信心受到了冲击。
     以前人们从未想过,可以发核酸财、蔬菜财、封控财,以前人们从不觉得封控可以持续90天且还有新增,以前人们从不觉得有人可以利用团购、封控的权力敛财牟利,但似乎从那一刻开始,人们意识到了这里面存在的魔鬼气息。有力量的人闻到了血腥味,老百姓则产生了担忧和恐惧。这种担忧和恐惧,是看得见的。所以我们后来在大疫第三年看到了核酸上市、核酸盛宴、保供上市、团购发财、网购大米被倒掉、老人孩子就医被阻拦等等等等怪现象。所以我们后来在大疫第三年,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地方病毒不断出现不断疯狂,从一个循环走向另外一个循环,人们的信心和耐心正在被逐步消磨殆尽。
     关键的是在六月份,第九版防控细则出台了,这一版的规定十分蹊跷,因为它是一套外松内紧的防控规则。即境外入境人员不再隔离21天,而是改为7+3天,7天隔离+3天自觉观察,实际也就是7天。然而大量的感染和传染是在第14天以后才查出来的。这样修改的结果就是,入境传染大范围开花,从世界上疫疾最严重的国家回国也只需要隔离7天,但如果你不幸居住在被这些境外输入人士感染的小区,那么你最少就会被隔离21天,甚至48天、85天!其实大疫第三年是一个重要的关口,全世界的疫疾永久持续下去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这个RNA病毒不会消失了,它必将和流感一样永恒或很长时间地伴随人类文明,直到人类文明发展到另外一个高度的时候才有可能消灭它。
     在这种时候,中国的防控路线其实只有两条路可选。第一:放松国外入境的同时放松国内防控,逐步放开适应。第二:严控国外入境的同时延续国内严防,将病毒拒之门外。这两条路到底哪一条好,都应该根据实际情况和科学研判来调整,不存在第三种选择。最最最不应该的,就是第九版这种“外松内紧”,既:在放松国外入境的同时,延续和加强国内的防疫力度。如此一来,只需要1个入境人士感染,就会造成一百万甚至一千万国人被封控被隔离,一个入境人士减少了14天隔离时间,却会造成一千万甚至几千万国人延长了几十天甚至小半年的隔离时间。可以说,是两头不讨好,两面失控的状态。现在最直观的情况就是:你去了一趟疫疾最重的美国,只需隔离7天就能回家。你去一趟疫疾相对轻的边疆,封控70天都未必能回家。这样“外松内紧”的防控漏洞出现,既让国内付出了高昂的抗疫成本,又鼓励了境外疫疾的便捷持续长期输入,既让中国社会承担了越来越高的静默代价,又没有真正斩断疫疾的源头,最终的结果就是封控区域越来越多,代价越来越大,战役效率越来越低,防了个寂寞。      
       实际上,要么我们就加强收紧入境隔离规则,真正落实从源头防疫;要么我们就根据毒性减弱的情况来逐步放开,逐步适应,这才是实事求是。无论国家选择哪一种,我相信老百姓都会理解和支持,但我们唯独理解不了目前这个情况:放松方便国外病毒长期输入,却持续加强国内静默防控,这哪还有一丁点真正防疫的样子?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天下大势,无非人心向背,对这三年事态发展和所见所闻的人间真实,我们不能视而不见,或保持沉默。以上就是大疫三年来,我个人的一些想法,也是我所能看到和感受到的真实百态。我不是反对防疫,我也不是躺平派,我只是不想看到我们好不容易取得抗疫胜利的大好局面,再这样被白白地消耗和浪费下去。大疫三年,头两年民间到处都充满着自信和骄傲的信息,就连一贯喜欢吐槽社会的出租车司机们,也一路上不停地夸着国家,发自肺腑地感叹国家好国家强。甚至有一些过去对国家颇有牢骚的人,也不得不叹服称真的没想到国家动员能力和决心这么强,效果这么好。但如今,这些声音已经几乎听不到了,人群在沉默,这种沉默其实比抱怨更令人忧心。
      领导说:我们要坚决和那些阻挠和反对保护人民群众健康的力量做斗争!——所以实事求是地指出当前“第九版”存在的境外输入管理漏洞和矛盾之处,就是在真正落实和践行这条指示。唯有行之有效的制度,才是真正的守护人民群众健康和生命安全。平局乃升斗小民,无私谏言,纯粹初心,如有不妥不当,还望诸位大人批评且海涵。回想2019年的那个冬夜,仿佛一切都还在昨天般历历在目。酒欢人散之时,我们都按下心中的隐忧一番惜别之后各奔前路,走出院门站立北境凌冽的寒风之下等车时,刚刚被美酒点燃的暖意瞬间就被吹了个一干二净。四季轮转、成往坏空、是为天道,不管人们怎么想,心中是否愿意,万事万物都随着时间奔涌向前。我本可以沉默,归于这天地间一片稍纵即融的雪花,但终究是心有不甘和不解,于是留下这些文字,否则终究意难平。若要迎接冲击,那就认真科学调研,适时出台公共场所和室内口罩佩戴规定,落实统一境内外隔离和绿码出行标准,杜绝泛滥静默和一刀切。
        若要继续战役,咱们就抓紧时间堵住“第九版”漏洞,科学防控,动态清零,溯源公开,保障物流畅通,最终实现“外紧内松”的良好战役结果。清照思项羽,我却念太岳。希望国家,早做决断。
      编辑按:一次看见大咖发言这个问题,国务院加快航空线路开放,第九版出台,地方核检加强频率,三招齐出,我就知道它们动手一博了,老夫真是恨不得提三尺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医复兴讨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